• 首頁
  • 最新消息
  • 團隊
  • 課程內容
  • 學習檔案
  • 延伸學習
  • 影音紀實
  • 討論區
  • 有印良品
  • TA
  • 留言版
  •  

    相關影片

    小品文】 【推薦書籍相關影片

    01. 我給兒子當孫子

    02. 這是什麼?

    03. 你長大後…養不養我

    04. (1) 生命的鬥士      

            (2) Nick Vujicic Dear Lord

            (3) 好得不像話的人生~Nick力克胡哲

    05. 愛是永不止息    /   大提琴的獨白

    06. 聖經簡介

    07. 蘋果創辦人(前CEO)-賈伯斯給年輕人的勸勉

    08. 感恩最美~~最美的養女

    09. 大災難的時代

    10. 吃素 環保 救地球

    1 則回應給 “相關影片”

    1. 歐Smile 說道:

      http://www.wretch.cc/blog/jennifer333/11521883
      陳成貴生命見證

      成貴 回首頁

      陳成貴是新加坡籍的演員,在香港和台灣皆參與多部電影,憑著俊秀的臉孔和活潑的身手,贏得不少影圈中人賞識,導演羅維更有計劃要力捧他成為繼李小龍與成龍之後的第三條龍。

      院雅

      院雅,人如其名,溫柔優雅,漂亮可人,從小她就生長在人人疼愛的優渥家庭中,從加拿大學成返回香港後,又立即得到一個絕佳的工作機會,任職衛星電視導播。

      以上的介紹,彷彿就像王子與公主的身份一般。當他門兩人相識相戀走向紅毯,羨煞了不知多少人的心,照理講,王子與公主應該自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沒錯!他們婚後的生活的確像一場夢,不過不是一場美夢,而是一個噩夢!婚後還不到一個月,成貴竟然發現了二期的鼻咽癌,醫生說生命剩下不到六個月?!從此他們開始走上一段自己都無法預測的生命旅程。

      成貴與院雅如童話故事般佳偶天成的結合,卻在新婚的甜蜜中瞬間跌進痛楚的谷底;這種在人看來絕望無助的光景,所帶給他們二人的卻是與日俱增的愛,並且是與造物者聯結成一個難以言喻的〝親蜜三角關係〞,是時空不能隔絕、永不止息的。

      曾經親眼目睹這美妙關係的見證人(英國劍橋大學)楊牧谷博士,要與您分享 — 他與成貴、院雅之間那段令人感動震撼的經驗。

      『九五年四月二十日我趁著要到新加坡開會,順道再去探望我那親愛的弟兄、一位癌症的患者。我接觸過不少癌症病人,但像他那樣完全被癌腫瘤扭曲面形、已經是把五官移形換位的病人卻是未曾見過的;而患病前他是個體格魁梧、面容俊朗的人呢!不過叫我震動的不是他的面容,而是他那份深沉的生命,這個經驗在我心中久久未能平伏 . . . . .

      見到成貴時,他本來長在鼻咽的腫瘤往上竄,已經穿破了腦膜仍不斷地長大,結果把兩隻眼睛分別迫向左右邊的太陽穴,所以是沒有一個角度可以將兩隻眼睛納入鏡頭拍成照片的;那腫脹的兩眼還不斷分泌出綠黃色的液體,很難想像那原是一雙又大又有神采的明眸;昔日挺直的鼻樑現在給腫瘤擠掉了,由鼻子到眉毛的地方,現在變成一個向外突出既大又不規則的腫瘤,鼻孔必需插著兩條用衛生紙捲成的長紙捲,為了防止不斷由鼻孔流出的黑色惡臭液體,那是由腐肉與壞血造成的。

      成貴時常漾著笑意的嘴唇基本上是不見了,內唇腫脹外翻的像個漢堡包,而且是個血紅色的漢堡包,他的頸項充滿硬化腫瘤所突起橫七豎八的稜角,就像是一隻絲襪裝著一堆積木的樣子。我弟兄鼻咽癌的腫瘤不僅往上跑,也向下方移,很可能已經散佈了上半身,也就是說腫瘤已經挾持他的身體了,但是這樣的挾持是金錢無法贖回的,因為挾持者要的不是贖金而是他的生命。

      弟兄的妻子是個很有智慧的人,她大概已經歷過一些滿腔熱血的探病者進入病房後給嚇壞了,因此,她把弟兄的面容先拍成照片,先在客廳讓人看看,覺得可接受了便一起禱告,然後才走進病房。

      我那患病的弟兄叫成貴,原是新加坡的影星,羅維本想把他造就成繼李小龍及成龍之後的第三條龍,但看來,癌腫瘤搶先了一步。他那美麗的妻子叫 Alice(院雅),我們人人都是這麼稱呼她,美貌與溫婉並不太容易在現今的女孩身上一起出現,所以認識她的人都愛護她。

      見面的那天,我們一起跪在地上舉行聖餐;每逢我說到耶穌的愛、祂對我們的恩慈,和福音帶來那廣博深遂的希望時,成貴會用他的手用力的握、擠,起初我以為這是表明一種認同與信靠,但後來發現是超越這樣的想法 — 在他的熱力與掌力中,我的話語只是一種媒介、一個跳板,成貴則是完全投入他與主的親蜜關係中,那種美好,早已超越得失順逆的計算,也不需要任何解釋,是一種信任與投入、一份釋懷,和透一口大氣之後那種平和的感受。

      守完聖餐後,我們走出客廳好讓成貴可以休息,我迫不及待的對著 Alice 說:「Alice,妳要 Let go,妳若不 Let go,成貴無法安然離去,妳若不 Let go,他可能去不成,我感到他與主已進入一種非外人所能言傳的關係;在這意義之下,死亡可說是一種恩福,去不了卻是一種詛咒,我將剛才在房間裡的感受與她分享,她淌下淚來,告訴我故事的另一面,卻成為我震動的原因。

      她說她早已經 Let go 了 — 原來有一天的早晨,她正要起來服侍成貴的種種需要,晨光中她突然看見熟睡中的成貴是無比的美麗;疾病把他折磨得不成人形,且有腐血的惡臭,但他的生命卻是閃爍的;他的心地善良如一,從沒有苦毒,就是在病重之時,仍然不斷向人見證耶穌的恩惠與能力,好多人因此信了耶穌,或改變對基督教的態度,這樣的生命早已穿越皮相而閃爍於永恆。

      Alice 一字一句在我心靈深深的震動著,一個剛結婚的女子不單有愛心服侍患病 20 個月的丈夫,還有那份睿智看透了生死與命運,她與成貴的關係也不是常人能明白的,我本乎感動的對她說,神也許會醫治他,也許不會醫治他,但撒旦這一仗是打輸了,就算成貴會離我們而去,撒旦卻是無法得著他的,他生是主的人,死了也是回歸主那裡去的。

      與妻離去的一路上,我的心在狂跳,因為我親眼見證了一場屬靈的爭戰,並且見到了那致勝之道。陳成貴和呂院雅,對台灣大多數人而言,是陌生的兩個名字。

    發表迴響

    抱歉,你必須要登入才能發表迴響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