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主題三:速食愛情的最後希望:純愛風潮

現代日本所呈現的是一個充滿各種次文化、豐富多元的社會。內在的日本到底有沒有改變?這個問題恐怕還有很大的討論空間。在這個單元,我們要討論一種出現在日本電影、電視劇、文學與漫畫的一種歷久不衰的現象:純愛故事的流行。這個風潮在日本的流行,可能意謂著兩種不同的意義,一是對傳統的延續,二是對現代速食愛情的反映。

2004年,一部由小說改編的電影《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在日本掀起近年罕見的熱潮,不只電影賣座,原著小說、同一故事的電視版也大受歡迎,頓時在日本吹起一股「純愛風潮」,好像全日本的觀眾都為這個故事而感動。導演行定勳則名利雙收,成為新一代純愛電影的代表導演。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原著為片山恭一,其實是部寫得不怎麼樣的小說,主角以第一人稱敘述他的愛情故事,敘述的方式相當平板而缺乏生氣,但對感情的著墨又顯得太過。但這個故事在改編成電影後進行了若干改造,增加了新角色與不同的場景橋段,而造成意外的效果。如果在看過之後仔細回想,電影情節本身也沒有太多過人之處,之所以造成這麼大的迴響,恐怕是來自導演對氣氛與節奏的掌握。

談到行定勳,就一定要談談拍純愛電影的真正能手——岩井俊二(1963-),行定勳過去就是岩井俊二的副導,可以稱得上是他的弟子,其風格也處處可見岩井的影子,由此可知他受到後者影響之深。

岩井俊二的成名作是《情書》(1995),這部片由當時紅透半邊天的偶像中山美穗主演,以其獨特的劇情(導演在當中鋪了一個相當大的伏筆,或者說地雷,而在最後引爆出來)、清新的影像風格打動日本的年輕人,甚至打動了台灣、香港等地的觀眾,使岩井開始在亞洲地區建立起知名度、培養許多固定的影迷。例如台灣的網路作家「藤井樹」的筆名就來自片中的主角。

    岩井對於畫面的處理頗為細膩,有時喜歡用一些如手持攝影(造成輕微的晃動及模糊)、逆光等減損影像清晰度的方式來營造美感。片中主角的個性也通常是溫和、相當害羞但執著的。而主角越是溫和害羞執著,就越有助於劇情的推展,觀眾可以藉由對害羞主角的描繪,看到某種特別小巧、美好的東西。這可能是岩井作品所以吸引人之處。

在純愛電影電影中其實常常可看到一些「公式」,例如倒敘法待揭開的「謎」患絕症或已死亡的男女主角沒有結果的愛情,這些片子儘管「老套」,而且在日常生活中「出現機率不大」,卻還是能引起觀眾的共鳴。

無論原因為何,這場「純愛風潮」還是能為現代日本人,或是亞洲其他地區的青年男女帶來某種慰藉。就像潘朵拉的寶盒一樣,裡頭的東西幾乎都跑光了,只有「希望」還留在裡面,縱使我們始終搞不清它的真面目,還是覺得它相當美好。

Posted in 毎週進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