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主題十一:戰後到現代:既豐富又貧乏

侵略亞洲各國、悍然偷襲珍珠港並向美國宣戰的戰爭,最後讓日本嘗到了苦果。珍珠港的偷襲激起了美國人的鬥志,想以「精神戰」打贏「聖戰」的日軍終究敵不過美軍源源不絕的後勤補給,資源貧乏的日本比不上物產豐饒的美國,開始在太平洋的戰事中節節敗退、一座座島嶼失守全軍覆沒。最後,美軍對日本丟下了兩顆原子彈,裕仁天皇(年號昭和)不再堅持「玉碎」(取『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之意,指不惜戰至最後一人也不投降),宣布無條件投降。

戰後的日本歷經美軍佔領,裕仁天皇甚至一度認為自己會被處決。由麥克阿瑟將軍(Douglas MacArthur, 1880-1964)指揮的佔領軍並未處決他們的天皇,只是讓人民暸解,他並不是神的後代,只是和大家一樣的「人」。美國為日本帶來了一部「和平憲法」,日本不准再組織軍隊(只能擁有以防禦為目的的『自衛隊』,雖然其武力不輸一般軍隊,但出兵受到限制),天皇(再度)變成虛位元首,由內閣負擔實際的政務。

經過戰後重建的日本,終於慢慢脫離戰敗國的痛苦,將全付精力放在經濟的發展上,成為數一數二的經濟強國,在一九八零年代達到頂峰(當時,甚至有『日本的總財富足以買下三個美國』的說法)。達到頂峰,也就意味開始要走下坡了,泡沫經濟在八零年代後期開始崩潰,日本雖然仍是工業強國,卻開始浮現不同的問題。傳統的價值逐漸喪失,高度發達的消費社會為日本帶來了許多新的事物、新的「文化」。

現代日本不像古典的日本那樣充滿各種規則與義理,顯得豐富多元,但在這豐富多元的背後,或許擁有的內在是相當貧乏的。

 

延伸閱讀:

伊恩.布魯瑪《罪惡的代價:德國與日本的戰爭記憶》,博雅書屋

伊恩.布魯瑪生於荷蘭,於萊頓大學(Leyden University)研究中國與日本文學,在東京的日本大學藝學部(Nihon University College of Art)學電影,在日本居住了七年。曾任《遠東經濟評論》派駐香港的記者、為倫敦《旁觀者》雜誌工作,以及為《紐約書評》定期撰稿,是知名評論家。

Posted in 毎週進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