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課程教材

挪威KrF建議對教師進行宗教及倫理教育

【大紀元2013年04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鄭姍挪威報導)不久前,挪威基督教民主黨(KrF)建議重新將宗教和倫理課程(RLE)納入教師的必修科目。

基督教民主黨教育委員會副主席埃里克森(Dagrun Eriksen)認為,如果不把宗教及倫理教育作為未來師資教育的一個必修科目,那將是一種倒退;當宗教及倫理教育不再是教師的必修課時,宗教及倫理將喪失殆盡。

埃里克森表示:「如果學生們沒有深信於自己信仰的老師、同時老師們對他人的信仰也一無所知時,師生之間可能會發生更多的衝突;而如果學生們能夠恪守自己的宗教信仰,他們將會更加寬厚待人。」

工 黨政治家奧森(Marianne Aasen)對埃里克森的言論表示讚許,他認為政治家們應該將宗教與倫理視作當今挪威社會的一門重要學科,學校也應該主動採取行動。奧森建議,由於挪威南 北部學生的成分存在較大差異,奧斯陸和阿克斯胡斯(Akershus)的教師培訓應該比挪威北部的學校更加優先考慮宗教及倫理教育。

美猶他州新法 准死囚捐器官

(中央社紐約14日綜合外電報導)猶他州創美國各州先例,州長赫柏特(Gary R. Herbert)3月28日簽署一項新法,允許死刑犯在內的受刑人可捐贈器官。此舉引發有關死刑犯捐贈器官的爭議。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新聞網報導,在此之前,多數州只有在嚴格條件下才會允許在獄中過世的受刑人捐贈器官,沒有一州許可死刑犯捐贈器官。

受刑人捐贈器官牽涉是否強迫的倫理議題,還有許多實際障礙,包括患病率高、很難即時摘取器官及執行死刑方式可能使器官無法使用等。

這項法案的提案人猶他州共和黨籍眾議員艾里亞森(Steve Eliason)說,自己會提案是因為看到殺人犯賈德納(Ronnie Lee Gardner)2010年在行刑前想捐獻器官未果。

他說:「這是令人何其失望的一件事,有人可能想以某種方式補過贖罪卻不成。這浪費了有可能幫助他人的良好器官。」

艾里亞森去年就提案,今年獲無異議通過。

猶他州矯正局(Department of Corrections)發言人蓋爾克(Steve Gehrke)說,該局現已開始允許受刑人自願填寫器官捐贈卡。

負責猶他州器官捐贈事宜的「山區捐贈者組織」(Intermountain Donor Services),現在已開始接收自願捐贈器官的受刑人資料。

山區捐贈者組織發言人麥唐納(Alex McDonald)說,受刑人成為器官捐贈者的機率很低,只有1%到2%的(獄中)過世者捐贈器官。

移植專家說,每位器官捐贈人最多能挽救8條命,組織捐贈者則能協助50多人.

朱敬一上公民課 論核四之辯

中央社記者蔡和穎台北28日電)公民參與不是「大人的事」!國科會主委朱敬一今天告訴高中生,核四辯論除要了解核四,好公民也要了解尊重、公平和正義。

國家科學委員會主任委員朱敬一化身「公民老師」,應教育部「高中生人文及社會基礎人才培育計畫辦公室」邀請,從今天起連續4週,在台灣大學社會科學院向近130名全國各地高中生傳授「朱敬一4堂週末的課」。5月18日最後一堂課時,將讓高中生進行核四辯論。

朱敬一在開幕式表示,辯論核四不見得只需要了解核四,也需要了解尊重、公平和正義等價值,才有一個好的辯論基礎,也能夠成為好公民。

第5度參與高中生公民講座的朱敬一說,這4堂「濃縮版」的公民課,強調公民概論和公民參與,課程將從法律、社會、經濟、社會領域談起,也將談到政治場域及環境、核四與永續發展等面向。

除了熱門的核四議題,朱敬一向高中生舉例,「12年國教該不該排富」、「什麼情況可以保外就醫」等討論,都應該有討論的基本依據與價值,「有自己的判斷方式,是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

另外,朱敬一也對中央研究院前院長吳大猷曾說過的「人文學者寫的文章,自然科學家都看得懂」提出挑戰,朱敬一說,看不看得懂不是重點,人文與科學,鑑別好壞的標準不相同。

計畫主持人、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陳志柔表示,高中生是人生非常重要的階段,「高中生人文及社會基礎人才培育計畫」希望讓高中生在第一時間,及早認識本來可能想做的事,減低「錯過的機會」,培養人文社科人才。

社論:假中帶真的核電議題

核四議題的討論至今已經形成膠著,核四的正反意見,實際上是假議題,在僵持不下時,電業自由化的真議題已經逐漸浮現出來。

因為,贊成核電與反對核電的兩方陣營,儘管各有論述,但是力道不足以說服對方,而且,只要稍微回顧以往對於核四、核電的正反意見,例如核四的地質問題、核四有沒有替代方案、核電的成本、核四廠的施工品質,就會發現許多論點已經被重複提起,甚至是對方早已回應過。這種論點的缺失、對資料的誤讀,不只存在於贊成核四續建的一方,反核陣營也有不少,雙方顯然已經逐漸偏離對話的軌道,而呈現出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狀態。

在此狀況下,各種對於核電的討論,看似在陳述己見,實際上只是透過重溫資訊、論述的過程,而凝聚共識與認同。反核電的陣營認為核電不安全,停用核電的電力缺口可以用再生能源加以替代,在邏輯上,這是肯定科技在人的操作下仍有改善的潛力,然而,反核陣營的邏輯不對等之處是,再生能源的技術有成長空間,核能安全的技術卻似乎沒有改善空間。贊成核電的陣營認為再生能源的不穩定性高,短期內難以做為穩定的基載電源,這是在邏輯上否定管理的發展潛力,然而,在面對核安的議題時,贊成核電的一方卻又認為核電界的管理能力有成長空間,可以從車諾比、福島等核災事件中汲取教訓。

這類的前後矛盾的思路頗多,顯示了贊成核電與反對核電陣營之間的對話討論過程,並沒有對於反核方與擁核方的邏輯產生任何辯證、改變,而只影響了辯論的技巧、引用的數據資料。這顯示台灣的核電議題已經逐漸脫離理性的範圍,而變成訴諸感性。當理性陷入僵局時,隱藏在核電議題背後的商業議題才會真正浮現。

因為,真正影響台灣使用核電的結構性因素,是近10年內完全沒有任何一座新的電廠規劃案,台灣歷經民進黨上台執政,再交棒給國民黨的過程,奠定未來10年電力吃緊的基礎,台灣在到目前為止的最後一座電廠建設案,是李登輝在總統任內所通過。而在這段時間內的台灣電力成長,幾乎都是靠著擴充、提升、更新舊有機組發電能力的方式來達成。因此,依照電廠興建需要5到10年的時間來估計,再加上電廠固定的除役計畫,未來10年內,台灣的電力供應狀況、供應結構將會非常悽慘,這一點只要翻看能源局對於電力的規劃即可明白。在此狀況下,不斷延遲建廠時程的核四,反倒成了新電廠荒漠中的甘泉。

這才是真議題,也是贊成續建核四與反對核能陣營,以及政治人物都說不出口的秘密,更是資本家們對於核電議題焦慮之所在。對於資本家而言,綠能(再生能源)不論從技術或是電力管理的角度來看,都不是停建核四的電力缺口解決方案,而眼前能擔當得起電力救世主角色的,唯有開放民營電廠。而要解決這種焦慮,則是透過討論核四的過程,讓「電業自由化」的議題正當性逐步浮現出來。

在上周由媒體舉辦的辯論,以及民間團體所舉行的記者會當中,已經看到正在醞釀中的氣氛。可以預見的是,在接下來的各種對於核電存廢的討論中,「電業自由化」將會從亂軍中殺出,而佔有一席之地,至於由資本家建設的電廠類型,主角會是傳統的火力、天然氣等發電方式,再搭配「二氧化碳捕捉」等處於發展中的先進技術,而成為取代核能發電的候選人。

電業自由化,才是躲在各種核電相關討論背後的真正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