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發展與自我探索

本通識課程網站建置由教育部資訊及科技教育司支持

Archive for the ‘課程教材’ Category

留一點給別人,自己就多一點…

Posted by f0051215 on 十月 22, 2013

 

死黨們半年一次的聚會,幾年來不曾間斷過。

大人嘰哩呱啦隨意暢談,幾個剛上小學的小女孩也不得閒,瘋狂地玩在一塊。

 

小小的客廳就是他們的全世界,嘻笑聲、吵鬧聲此起彼落,惹得大人不得不頻頻喝斥。

 

仔細瞧瞧,他們正在玩家家酒,學著做麥當勞漢堡、肯德基雞塊、炸薯條,一切準備就緒,要開動吃飯了,有一個小女孩突然拉開尖嗓子:「等一下,我要留一個漢堡、一塊雞塊,還有一瓶可樂給姊姊吃,你們不准偷吃喲!」

 

看到小女孩正經八百拿著小盤子裝漢堡、雞塊的動作,真有說不出的窩心與感動!

 

小時候我們不就是經常留菜給還沒有回家的親人嗎?

 

留菜是一種最直接的關懷,最真誠窩心的待人心意

 

「留菜」在我成長的年代,是疼愛親人的親密舉止,不管是留校念書或外出辦事,

 

只要趕不及回家吃飯,家人是二話不說,一定會預留一大盤菜飯。

 

歸的人回來後,媽媽還會熱飯、熱湯,讓他們吃得舒服。

 

記得有一次,一位遠房親戚從日本帶回來一盒非常精緻的糕點送給我們,那個時候,日本精緻糕點是極為奓侈的點心,不但少見,而且相當珍貴,誰都巴不得多吃兩口。

 

糕點很細緻,看了忍不住要大快朵頤,媽媽卻先留下兩個最大塊的糕點,再將其他的糕點切給我們吃,我不解地問媽媽說:「為什麼要留兩塊最大的糕點?給誰吃呀?」

 

媽媽回答:「你哥哥補習很辛苦,留兩塊最大的給他吃,以後媽媽也會留最好的給你吃喲!」

 

深受母親對待家人的親密關愛的影響,直到步入社會之前,我還是有留菜或是分享好東西給家人的習慣。家人親密的「留菜」舉動早已停留在二十世紀,偶爾想起,還是有甜甜的記憶。

 

不過,留菜觀念深植在腦海,不自覺成為生活習慣,凡事我都喜歡「留一點給別人」,喜歡和別人分享,不喜獨吞。

 

看著小女孩留菜給姊姊的正經神態,不知不覺竟浮現妹妹黏著姊姊,姊姊依偎妹妹的畫面。

 

我問好朋友她們姊妹倆的感情應該不錯吧!

 

媽媽讚許有加,直說她們感情真好,吃的、穿的、用的,一定會想到對方,不會只想到自己,妹妹有,姊姊一定要有,姊姊有,也一定不會忘了妹妹,真的很難得。

 

人與人的相處,所求的不正是留一點給別人的那份關愛與疼惜嗎?

 

台灣早期股市好手陳逢源生前最有名的一句話是:「賣股票時,記得留一點給別人賺。」

 

股市是不講情面,不留餘地的投資市場,為什麼要留一點給別人賺?

 

其實,留一點給別人賺,正是給自己賺錢的機會,要留給別人賺錢的機會,你才能出脫手中的股票,立刻取得現金;留一點給別人賺,別人才會接手你可能遇到的股市風險。

 

我很喜歡一句話: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人際關係中,留一點給別人的觀念十分重要,不要小看留一點的力量,往往就是他人回報的核心關鍵。

 

或許你不在乎留一點,甚至全然不留,但是你敢保證當你需要別人留一點給你的時候,別人會留一點給你嗎?

 

有人說,這是爭「全贏」的競爭世紀,絕不能給對手留一絲餘地,留一點給別人不正是給別人趁虛而入的機會?

 

我個人倒有不同的見解,我認為只要有實力,哪懼怕對手趁虛而入,除非自己心虛,沒有足夠的條件與能力,所以何不大方點,留一點給別人?

 

因為留一點給別人,說不定別人會給你更多。

 

◎人際感動

 

留一點給別人,就是要別人也懂得分享這份「留」的真心對待,並傳遞給有緣之人。

 

 

 

原文網址

反應反彈大不同(吳淡如)

Posted by f0051215 on 十月 15, 2013

3_68bfa641d68d

開店的朋友們對一些「奧客」(買東西態度很差或殺價很厲害的客人)很不屑,而我們這些消費大眾,則常因一些態度很壞的店家而生悶氣,大嘆招誰惹誰,我花錢還來這兒買氣受。

 

有回跟一位開服裝店的朋友到中盤商集中地去挑貨。做零售的朋友總希望價錢能少一點,跟中盤商討價還價已是常態。走到一家店,她看上了一套衣服,想問店員,多拿幾套可否便宜一點。

 

店員的口氣一開始就很不耐煩,當我動手挑衣服時,警告我:「模特兒身上都有,妳先看看好不好?」意思是,要我別動手挑揀,免得弄亂了她的排法,店員可能沒想到,擺出來就是要賣的。

 

「拿兩套可不可以算便宜一點?」朋友輕聲問。這位店員大概是情緒不好吧!她板起臉哩啪啦罵起客人:「不可能,這樣我沒辦法,生意做不下去,妳再講也沒用,我說這已經夠便宜了……」

 

朋友揪住我馬上退出戰場,非常生氣的說:「喂,我是顧客,她憑什麼對我凶?我又不是罪犯在請法官從輕量刑,幹嘛被削?老實說,她若不算我便宜,我也會帶,她對我擺晚娘面孔,我還跟她買,就不是人!」

 

說得也是,批發區商店有數百家,又不是只能向那家進貨。這位小姐脾氣不好,人家隨便講一句,她就像守城的武士一樣,一邊拿起盾牌,一邊還射出暗箭。也許剛剛被老闆譴責過業績不佳吧!

 

有位朋友是個中型企業老闆,他說,近來他看到的社會新鮮人,「低能力高自尊」的越來越多;指正他幾句,就以為老闆在罵他,嘟起嘴來就算了,還會理直氣壯地解釋自己「為什麼沒做對」的原因,只想把錯誤彈開,往往越描越黑,還口若懸河。大夥兒開會,越來越不容易有任何建設性,只要A說了幾句可能影射到B工作問題的話,B就忙著為這杯弓蛇影辯解,或更針鋒相對地指出A捅的樓子,冤冤相報,模糊了主題,徒然浪費時間。

[GO_DDM]pH_2008122142434362[TO_DDM]

生活中也是如此,很多人會把所有的話想成是針對自己而來的矛頭,把別人的一點小小意見都當作惡意攻擊,非得像彈回力球一樣讓那人嘗嘗後座力不可。

 

比如,先生稍微點醒太太一下:「這菜太鹹了。」太太馬上把一句話想成婚姻中不可承受之重,痛擊回去:「不滿意?那你來煮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累…….」有人則採取消極反彈,就是以無聲的淚水反彈,這也是情緒暴力之一。

 

動不動就反彈的人,發散出一種「別想和我和平共存」的磁場。「注意看,他們的相貌都變了,好像臉上紋著『天怒人怨』的刺青一樣。」一位朋友如此批評辦公室中最「不好惹」的傢伙。太會反彈的人常使人動輒得咎,打從心底怕了他。

 

而完全沒反應的人,自以為「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事實上也用冷漠在傷人。我想,精神正常的人,可不願意跟這麼一道冷冷的牆壁說太多話。

 

不要把所有的話都幻想成衝著自己來的,人際關係的壓力就會少得多。

 

是的,我們感到的壓力,未必是真的壓力--搞不好只是誤會一場,何必急於反彈?

 

我們可以先用大腦想想,自己是不是可以有所改進,再作反應吧!

 

 

 

原文網址

蛤蜊的哲學

Posted by f0051215 on 十月 8, 2013

敲敲蛤蜊,學會做個友善的人

110617083688701

小時候我很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幫忙媽媽檢查買回來的蛤蜊裡有沒有壞的。

蛤蜊的外殼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是如果一不小心讓一個臭掉的蛤蜊混在新鮮蛤蜊中,那整碗湯就都糟蹋了,所以雖是小事一椿,我可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並將此神聖的使命視為莊嚴的儀式,用虔誠又恭敬的心情在做這件事。

 

檢查的方法是用左手先拿住一個蛤蜊,再用右手撿起其他蛤蜊,一個一個的敲敲看,如果蛤蜊敲出的聲音是結實的,就是新鮮的蛤蜊,如果敲的聲音是虛的,有點沙啞,不管它的口閉得多繄,還是臭的蛤蜊。

 

小孩子耳朵好,很容易就可以辨別出好壞,自從母親教過我之後,我幾乎不曾「誤判」過,也使家人每次在享受鮮美的蛤蜊湯時,都會誇獎這個「蛤蜊鑑定專家」。

 

所有的蛤蜊都是臭的!

 

有一天,母親又買回一包蛤蜊,我熟練的拿出一個大碗,開始我的鑑定工作,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居然「所有的」蛤蜊都是壞掉的?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一個一個再敲過一次,竟然仍然「沒有一個」蛤蜊是好的!

 

那種感覺就很像一位警察到一部公車上去抓扒手,結果發現一車的人都是扒手!

 

我捧著那一大碗被判刑的蛤蜊去稟告母親,母親很是驚訝:「怎麼會這樣呢?這個賣蛤蜊的從來不會騙我的呀?」

 

於是母親大人親自動手檢驗,這才發現原來我抓在左手中的那個蛤蜊是壞的!

 

難怪敲起來聲音全部不對勁!

 

這種「原來如此」的恍然大悟的經驗,往往在孩子心中烙下深刻的溝痕,然後進入記憶的深處,等候生命的唱盤再度轉到那個相似的部位。

 

都遇到不好的人!

 

大學畢業後我開始工作,我非常的努力,對自己有些期許,有些要求,但是有一段時間我對周圍的人都看不順眼,在我眼中,「每一個人」都有令我難以忍受的缺點,我很想改造他們,而改造不了時,我又想躲避他們。

 

我覺得自己很倒楣,很不幸,怎麼「都」遇到不好的人!

 

正當我沉醉於自怨自哀時,心中忽然響起「蛤蜊之歌」,難不成我就是那個壞掉的蛤蜊?

 

我聽到那麼多「別人的」沙啞之聲竟可能是我本身造成的?

 

按照常理,一個人不會只遇到壞人,周圍有些人對你友善,有些人對你不友善,這樣的機率最大。

 

那我?

 

那我可能就是那個不友善的人,我用自己的高標準去檢驗我周圍的人,看起來我對大家都不滿意,其實我最不滿意的人是我自己!我沒那麼好,別人也沒那麼差!我忘了我震驚於這個內心的自我發現有多久,我其實很難過,原來我沒我裝出來的那麼好,別人也沒我看的那麼差。

 

我有兩個抉擇的方向:

  一個是--把自己裝得更好,使得別人看起來更差!

  另一個選擇則是──開始學著去欣賞別人。

因為只有在看到別人的好時,我才會發現自己的好,也才能真正欣賞自己。

這是一段漫長的歷程,一開始甚至要「強迫」自己,很像「視力矯正」。

要把不順眼的看、看、看,看到順眼。

每當我想放棄時,就想起那個差點害我將整碗新鮮的蛤蜊倒掉的臭蛤蜊。

幾年下來,我也體驗到原來這項能力不僅改善了我的人際關係,對於教師這個職份也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面對形形色色的學生,我如何去聽出噪音中的樂音,更進一步去判斷他的旋律和節奏?

沒想到吧?

這麼一件小小的家事訓練,竟也可以影響我如此巨大!

你,如果沒有成為偉人的抱負,至少也可以像我敲敲蛤蜊,學會做個友善的人吧。

 

證嚴法師曾說:〝看別人不順眼,是自己修養不夠!〞

 

這句話一直讓我警惕自己,因為當在抱怨別人時,自己是否也犯同樣的錯呢?

只不過自己犯錯時,容易原諒自己,忘記自己也曾犯過同樣的錯誤,而當別人犯錯時,通常只會記得別人犯的錯。

 

 

原文網址

參考文章-五塊錢的誤會

Posted by f0051215 on 十月 3, 2013

五塊錢的誤會

 0

談人際關係希望大家用心來體會文中的含意,想想自己是不是常遇見這種想說又礙於面子又不好意思說的情境中……

 

有一位影劇界的朋友告訴我一個生活小插曲……某次錄影她打電話叫了無線電計程車回家,下車時計費表上顯示的是一百八十元,她拿出兩百元給司機,司機默默的收了。以台北市的計費標準,表上加十五元等於車費,她稍微等了一下,以為司機會找五元給她,但司機一點動靜也沒有,她想,算了,才五元嘛,就拉開車門下車了。

 

關上車門的那一剎那,她才恍然想起自己是叫無線電車的,按規矩需再加叫車費十元,是她還欠司機五元才對。於是她又敲敲前車窗,趕緊把五元再遞給司機。司機冷冷的搖下前車窗來,說:「哼,虧妳想到了,不然我還以為,連妳這樣一個名人,也想貪我五塊錢的小便宜!」雖然誤會是化解了,但我這個朋友心裡老大不舒服,她說:「他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我少給了他五元呢?」

 

在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五元,在這給了我們一個啟示:是不是有些時候,我們像那個司機一樣,無聲的在忍耐著某個人的作為,而事實上,我們的沈默反而誤解那個無辜的人,讓他根本不知道哪裡得罪了你?你心裡因為這樣不舒服,他的名譽也因而受損。為什麼你不說出口呢?

 hsuj8oqhb6ulth7z

很多類似這種「五塊錢」的問題,影響了我們的朋友情誼、愛情品質、人際關係?婆嫌媳婦洗的碗不乾淨,怕變成壞婆婆,隱忍不說,自行把媳婦洗過的碗再洗一遍──媳婦當然老大不高興。覺得媳婦的菜不順口,硬把每餐攬來自己弄,背地裡又感到自己好委屈。辦公室亦然,你雖然喜歡助人,但因別人搞不清楚你「助人」的尺度為何,常做出你認為過份的要求,你默默做了,卻咬牙切齒在心裡,在別的同事面前對他表示不屑,也是常有的辦公室情事。

 

忍,不一定都是美德。除非你忍了就忘了,但有幾人能夠呢?

 

我們想認虧了事,不願表達自己的看法,但在無意間,我們卻以成見,傷害了彼此的關係,或無辜者的名譽。如果對方並不知道他哪裡得罪你,你的忍耐,只會造成他受損而已。忍耐人的時候,臉色通常很難好看,如果你忍耐的對象是自己很親密的人,他的情緒和你們的關係,一定受損得更厲害!!

 

so有話不妨直說吧!我有沒有欠大家五塊錢?

 

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