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屆大葉紅城文學獎徵文比賽

22 四月 2010
迴響已關閉

親愛的同學:

第10屆大葉紅城文學獎比賽開始了,請大家告訴大家,一起來投稿吧!!

第一名比賽獎金得主就可能會是你(妳),

報名表及相關辦法請至http://www.dyu.edu.tw/~cd9000/或親洽通識教育中心,

感謝您的參與~~

校慶賀辭

1 四月 2010
迴響已關閉

昔有志士,議欲樹人,建本百代,立業千秋。於是擇地經始,開基建校。就卦山之體勢,建巍峨之黌宮。育國內之精英,供企業之大用。至今栽成數萬,服務家邦。崢嶸各業,頗放異彩。昌明我校,日益輝光。

維我大葉,康莊是環。中彰漢草,歧路南北。國道雙高,分列東西,是以雖處山中,猶在都邑。無窮荒之陋,有進學之宜。鳥語花香,欖仁一片春色;人傑地靈,虹橋絕代風華。流水造景,兩竿三竿之竹;枕木敷道,十階百階之梯。偶錯身於中道,或往返於書館。設院登高,風車樞轉;工樓更上,山原盈看。晚霞屏天,大地設彩;夜幕垂地,虛空趣靜。

師生勤篤,手腦並用。教學相長,研發創新。設藝賞心悅目,外語重譯八極,生資健康節能,管理企畫至序,工學利用厚生。五院同心,六倫並重。用是風評良善,稱譽無窮。

比年以來,國人節育,少子成風。一之謂甚,莫肯增生。廣學之後,僧多粥少。此時此情,私校先逢。用是兢兢,莫敢大意。教輔益勤,力圖振濟。廣告宣傳,無復謙抑。求全教師,甚亦無已。信一時之黯淡,卜來年之重光。值雙十之校慶,會八方之來祥。因書短文,以陳想望:

擇善向學,春風萬里開景運;

尊師重道,大業千秋作英才。

老師的三種自我介紹

1 四月 2010
迴響已關閉

老莊般的自述:我知道自己無知,無用,無功,無名。我常作夢,夢見自己變成蝴蝶。我的臉上有一道疤,被火燙的,其實是老天造成的。我不喜歡看書,因為輪扁說,那是古人的糟粕。我喜歡釣魚,尤其是小鮒魚及小鰷魚,可以煮來給全台灣的人吃。我的童年曾經很窮,有一次還好有個軍人幫了我,我才沒有成為中輟生。現在我常出外旅遊,有時走路,有時開車,有時乘滑翔翼。我不喜歡相濡以沫的人群,我喜歡到無何有之鄉,廣漠之野,在那裡納涼,睡覺,像魚一樣的相忘於江湖。我最喜歡上道家經典導讀的課了。可是,我不知道怎樣上這堂課。我有時沉默,有時多言,但不盡然是想說才說,因為我要說的只是告訴學生:“道”是不可以說的。所以說了也等於沒說,而我不說話的時候,其時是一種身教,所以沒有說話,也等於已經說了。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到底上課時是有說,還是沒說。我上課通常沒有準備,沒有期待,沒有感情,沒有是非,沒有真理,沒有標準,沒有目的。我上課的地方,好像沒有教室,沒有老師,沒有學生,沒有課本,甚至沒有沒有。我什麼都沒看見,後來,過了好久好久,也好像沒有多久,我才發現原來我在另一場夢中,不過我也不很確定我醒來了沒。我什至懷疑我現在是在寫,還是又在作夢了。

司馬遷般的自述:我來自海山壯麗,民風淳樸的馬祖。高中起醉心文史,並且對仲尼,子長,子休,屈原萬分崇拜。詩經上說:“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每次讀他們的書,就好像身逢其時,身入其境,身預其事,身見其人一般。我有歷盡風霜,不堪回首的童年,也有充滿快樂希望,理想,抱負的歲月。如今,我喜歡對著松樹與竹子,以“史記”下酒,用“南華”銷憂。也喜歡躺在床上看著書中真實的古人如何在歷史之煙塵中掙扎,興起,成名,毀滅,因為這一切都可以給人智慧 – 包括如何去對待而不只是看待死亡。偶而我也會進入電影院享受一下科技的震憾與虛幻又真實的愛恨情愁;災難與痛苦,救贖與希望。我喜歡聽國樂演奏及詩詞吟唱,在那大江東去的豪情與尋尋覓覓的低徊中神遊。孔,馬,屈,莊早已走向歷史,而我正走向那可能影響,改變,顛覆,毀滅,提升,造福全世界的每個五十分鐘,五十條命,五十個夢 … …希望我不會錯過了你(妳)們。

國文先生般的自述:余來自海山壯麗,民風淳樸之馬祖,現居台中。民國四十八年生。已婚,育有一男。台北工專土木科畢業,預官退役後旋因電信特考,入中華電信服務。由於早年數瀕失學邊緣,故用公餘進修,歷中興大學夜間部歷史系,逢甲大學中文所,而於八十九年獲師範大學文學博士。期間亦兼中台醫事技術學院,台北科技大學,逢甲大學諸校講師。民國九十年,自中華電信去職,專任本校。餘之專業領域為史記,漢書與老莊思想。生平仰慕仲尼,子長,子休,屈平之為人。個性內向,謹慎,然亦頗健忘。喜看松,竹,史書,好聞國樂,詩,詞,尤樂登山臨水,忘卻人間營營。授業之時,望之儼然,類非能循循善誘者,然即之也溫,或亦有發也。

各位親愛的同學,請分享一下看〈看蒙娜麗莎看〉的心得

1 四月 2010

各位親愛的同學,熊秉明先生的<看蒙娜麗莎看>相信你已經看完了,請說說你看看文的心得。

有空來灌溉一下我們的部落格吧!

1 四月 2010
迴響已關閉

各位親愛的同學,有空來灌溉一下我們的部落格吧!我們的部落格疏於經營,快要像鮑照寫的蕪城賦了:

蕪城賦  [南朝·宋]鮑照
  濔迆平原[1],南馳蒼梧漲海[2],北走紫塞雁門[3]。柂以漕渠[4],軸以昆崗[5]。重關複江之奧[6],四會五達之莊[7]。當昔全盛之時,車挂輕轊[8],人駕肩[9];廛閈撲地[10],歌吹沸天[11]。孳貨鹽田[12],鏟利銅山[13],才力雄富,士馬精妍[14]。故能侈秦法[15],佚周令[16],劃崇墉[17],刳濬洫[18],圖修世以休命[19]。是以板築雉堞之殷[20],井幹烽櫓之勤[21],格高五嶽[22],袤廣三墳[23],崪若斷岸[24],矗似長雲[25]。制磁石以禦沖[26],糊赬壤以飛文[27]。觀基扃之固護[28],將萬祀而一君[29]。出入三代[30],五百餘載,竟瓜剖而豆分[31]。
  澤葵依井[32],荒葛罥塗[33]。壇羅虺蜮[34],階鬥麕鼯[35]。木魅山鬼[36],野鼠城狐,風嗥雨嘯,昏見晨趨。饑鷹礪吻[37],寒鴟嚇雛[38]。伏暴藏虎[39],乳血飡膚[40]。崩榛塞路,崢嶸古馗[41]。白楊早落,寒草前衰。稜稜霜氣[42],蔌蔌風威[43]。孤篷自振[44],驚沙坐飛。灌莽杳而無際[45],叢薄紛其相依[46]。通池既已夷[47],峻隅又已頹[48]。直視千裏外,唯見起黃埃。凝思寂聽,心傷已摧。
  若夫藻扃黼帳[49],歌堂舞閣之基;璿淵碧樹[50],弋林釣渚之館[51];吳蔡齊秦之聲[52],魚龍爵馬之玩[53];皆薰歇燼滅,光沈響絕[54]。東都妙姬,南國佳人,蕙心紈質,玉貌絳唇[55],莫不埋魂幽石,委骨窮塵[56]。豈憶同輦之愉樂。離宮之苦辛哉[57]?
  天道如何,吞恨者多。抽琴命操[58],爲蕪城之歌。歌曰:
  邊風急兮城上寒,井徑滅兮丘隴殘[59]。千齡兮萬代,共盡兮何言。
  ——選自嘉慶胡氏刻本《文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