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唐從聖-瘋狂電視台

星期二, 九月 7, 2010 by r9945510

人物小檔案

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主修表演,跟隨李柏君老師學習傳統戲曲六年。

舞台劇演出:果陀劇場《公寓春光》、《巴黎花街》、《我要成名美好世界》、《梁祝》;綠光劇團《結婚?結昏!-辦桌》、《都是當兵惹的禍》;表演工作坊《絕不付帳》、《十三角關係》。

電影演出:《麻將》、《一一》、《運轉手之戀》,並為動畫電影《史瑞克》、《冰原歷險記》、《翡翠森林狼與羊》、《機器人歷險記》擔任配音。

活耀於電視圈,主持節目以及電視劇演出。目前為《全民最大黨》班底,長期模仿李敖陳水扁、鄭進一、李炳輝等人物。

從一位剛出校門的舞台劇演員,到以模仿表演走紅螢光幕前,家喻戶曉的綜藝諧星,

唐從聖靠著戲劇科班出身的紮實訓練,如海綿般吸收的驚人學習力,以及射手「向前衝」的拼命和幹勁,為自己在演藝圈打下一片天。形容自己是需要下苦功,花時間做功課的演員,表演的累積多來自生活中細微的觀察。唐從聖強調,隨時隨地都要儲存未來表演的養分,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用得上,而且你會發現所學的東西永遠都不夠。

二○○○年,台灣首次政黨輪替,陳水扁以台南官田的三級貧民之子,成為中華民國首任民進黨籍總統,造就台灣民主史上的一頁傳奇;那一年,命運之神也悄悄眷顧了同樣出身台南的唐從聖。因為模仿剛當選的陳水扁,他從一位剛出校門的舞台劇演員,一夕之間成為走紅螢光幕前,家喻戶曉的綜藝諧星,主持、戲劇演出、出書,名利雙收,從此人生大不同。他曾自豪地說:「八年來,沒有人扮陳水扁比我更像了。」雖然如今,昔日的政治明星身陷弊案,光芒殞落,電視節目裡的「阿扁」分身也卸任了,但現實生活中的唐從聖卻靠著戲劇科班出身的紮實訓練,如海綿般吸收的驚人學習力,以及射手座「向前衝」的拼命和幹勁,為自己在演藝圈打下一片天。




從小好動想當武打明星,學習戲曲奠下表演功底

「我小時候很好動,最喜歡看成龍的動作片,夢想有一天能當電影裡的武打明星。小學四年級,復興劇校來我們學校演《鬧天空》,一群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小猴子在舞台上跳上跳下、翻跟斗,看得我目瞪口呆,差一點衝動想報考劇校。」

唐從聖說,那時根本不懂什麼是表演,只覺得好玩,卻也因緣際會跟傳統戲曲結緣。考上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後,唐從聖開始跟教「國劇動作」的老師李柏君學基本功,從揉肘、輪膀、山膀、壓正腿,壓旁腿、踢腿、前弓、跨腿、片腿等基礎動作、步法開始,就這麼練出興趣來。

「大學唸了六年,幾乎大半時間都跟著李柏君老師一起練功、鑽研戲曲,我和阿斗(劉亮佐)、韋以丞、施冬麟算是同門師兄弟,畢業的時候還一起演了齣《時遷偷雞》。」

不同於西方寫實演技「由內而外」的表演系統,唐從聖認為,傳統戲曲著重「手」、「眼」、「身」、「法」、「步」,也就是說,演員的一舉手、一抬足,甚至連一個眼神都必須很講究,因而更強調細節的琢磨。

即使畢業之後,唐從聖並沒有繼續往傳統戲曲領域發展,但紮實的訓練無疑對他的日後的表演工作發生了作用。曾有人說,在《全民最大黨》中,郭子乾共模仿了大概上百個人,邰智源模仿了大概八十個人,洪都拉斯、九孔、許傑輝也都有四十個以上的模仿角色,但唐從聖在節目中只靠模仿陳水扁、李敖、鄭進一、李炳輝少數幾個角色立足,卻個個都唯妙唯肖、讓人印象深刻,靠的就是神形兼備的模仿技巧。




從舞台轉戰電視綜藝,模仿陳水扁一炮而紅

唐從聖的演出際遇一向不錯,在校期間,就曾主演綠光劇團歌舞劇《都是當兵惹的禍》,也在楊德昌的電影《麻將》擔綱要角。退伍那年,唐從聖接演表演工作坊的《絕不付賬》,一人飾演六個角色,京劇的翻、摔、滾、打全用上了。

因為這齣戲,他被電影導演朱延平相中,延攬進綜藝節目,參與電視短劇的演出。回憶起自己第一個綜藝節目通告,唐從聖說,那是張菲、費玉清主持的《龍兄虎弟》的「音樂教室」單元,他和許傑輝兩人各花了一萬二特別製作兩套猴子裝,在節目上表演丟球,他原本以為效果很好,還打電話要家人準時收看,「結果播出時,主持人訪問的內容被硬生生剪掉,表演的橋段字幕也只上了『唐先生』三個字,我畫了猴子妝根本沒人認得出來,更慘的是通告費才四千塊還扣稅。」

從舞台劇轉戰電視圈,唐從聖並沒有太多時間挫敗和氣餒,因為機會永遠是留給準備好的人的。二○○○年,八大電視台開播《主席有約》,製作單位找上了外型相似的他模仿陳水扁,與侯冠群扮演的李登輝同台,一炮而紅。

自稱政治冷感的唐從聖說:「一開始接到這個演出機會有點戒慎恐懼,因為自己蠻怕做沒有把握的事,而且節目是LIVE播出,沒有NG的機會,擔心搞砸。最後考慮了一個小時,答應了隔天的錄影,沒想到觀眾反應熱烈,事後看重播自己也覺得蠻像的,於是開始固定在帶狀節目演出,突然一個月有好多的收入。」

從《主席有約》、《全民大悶鍋》到《全民最大黨》,唐從聖模仿過的人物除了阿扁之外,就屬李敖特別出色,堪稱經典中的經典。唐從聖充分把握了李敖說話的特點和邏輯,創造了一個笑果十足的「李熬」,在達到與形象百分之九十相似的基礎上,揉進了大量娛樂元素,娛樂之外也能常常講出一番道理來。

唐從聖表示,常年主持《笑話冠軍》節目,滿腦子都是笑話,再加上過去表演相聲和舞台劇的經歷,讓他讀大段台詞時情緒轉換也能揮灑自如。演出時,他將各種笑話與時事串聯起來,幾乎每次上節目都有一到兩個笑話表演橋段,指桑罵槐,葷素夾雜,時而莊嚴沉重,時而戲謔誇張,激情四射,酣暢淋漓,活脫是一場單口相聲表演。




生活中學習體驗,隨時隨地儲存未來表演養分

《全民最大黨》是每天反映時事,LIVE直播的節目,每個演員都是當天下午才知道自己要扮演的角色,晚上七點半進棚拿到腳本大綱,九點正式播出,很短的時間就得準備好上場。節目中和高手過招,唐從聖觀察,郭子乾的表演屬於直覺型的,角色類型來者不拒,有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生猛,邰智源是思考型的演員,兼具深度、內涵和語言天分,對時事社論過目不忘,現場即興能力很強。他自己則是需要下苦功,花時間做功課的演員,表演的累積多來自生活中細微的觀察。

唐從聖強調,不要怕學,打工是一種學習,生活體驗也是一種學習,隨時隨地都要儲存未來表演的養分,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用得上,而且你會發現所學的東西永遠都不夠。「在台灣,你以為會一點京劇身段、雜耍、相聲就很屌,但到內地看小朋友上節目,隨便可以唱一段《楊門女將》、說一折相聲段子『報菜名』,有特殊才藝的小朋友在大陸滿街都是,專業程度絲毫不輸職業演員,你才知道自己的功夫有多薄。」

目前唐從聖在台灣有三個節目,大陸天津有兩個節目,再加上商業活動演出與零星通告,忙碌的程度令人咋舌,幾乎一天扣除睡覺時間就是工作。即將邁入不惑之年的他形容自己仍有二十二歲的衝勁。「因為經濟壓力,我不能一個月沒工作,甚至一個禮拜不工作都不行。

『拼』是基本態度。這麼拼都不一定會成功,何況不努力的人,憑什麼成功?」滿檔的行程,仍不忘情劇場,唐從聖說,只要有好的劇本、好的導演和製作團隊及合理的酬勞,他還是沒有辦法拒絕舞台表演的誘惑。

習慣電視圈快速部隊的作戰方式,他在舞台表演上更能快速地進入工作狀態,掌握角色。「我想做的不是曲高和寡的事,我喜歡讓大家笑,希望創造的角色是觀眾喜歡而且有感覺的,用普羅大眾懂的方式和型態來表現。」





舞台演出《瘋狂電視台》,呈現電視光怪陸離生態

參與全民大劇團創團首演《瘋狂電視台》,唐從聖說,希望舞台上演出的戲,就像電視娛樂節目般平易近人,符合大眾口味。

「雖然呈現的是電視台光怪陸離的生態,但絕對有別於觀眾在電視上看到的演出,全劇充滿天馬行空的荒謬狂想,例如晚間十二點的催(助)眠節目,不用安眠藥,保證觀眾安穩入眠;還有藍綠政營對決的摔角秀,真槍實彈上演,保證暴力又驚悚。」唐從聖強調,希望這齣戲能吸引觀眾暫時放下遙控器,走進劇場,並且喜歡上劇場,讓看戲成為一種全民風尚。

唐從聖的部落格 – 蟲蛹

本文張轉載自曬太陽

本文刊載在於PAR表演藝術 2月號/2010 第206期

Comments are closed.